陈戌源驾驶中国足球这辆几乎失控的老爷车走到2022年8月23日的时候,众目睽睽之下,已经大小车祸连连。五月,中国足球风景并不美妙!陈戌源这届班子的狼狈并没有因为辽足等俱乐部注册资格被取消而改变。据报载,一年来,动作联赛共有20多支球队退出或被退出,以至在足协规划的动作联赛蓝图里,除了中超阵容显得眉清目秀,中甲、中乙和中冠的阵容血肉模糊,肢体残缺不全。联想到诸如恒大之类的豪门纸醉金迷的日子,中国足球大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感觉。

如果没有疫情,20多支球队退出足以让联赛。时下,联赛继续难产,游戏尴尬继续。只是,这些离去的球队束手无措地告别赛场,这相当于在足协的门前举办了一场“集体葬礼”。在这场葬礼上,因为李玮锋的名人效应,天津天海曾引来悲天跄地的哭丧声。但实际上,这个由权健遗留下来的怪胎,又被万通的资本蹂躏后,死则死矣,不足为怪。相反,真正值得上一柱香的倒是辽宁宏运。因为这支球队承袭了辽足67年的历史,并戴着十冠王的帽子。他破帽遮颜,步履蹒跚,即使后来气若游丝,还是有苟活下去的理由。但是,辽足最终还是死于一场不动声色的谋杀!

为什么说辽足绝非到了命该如斯的地步?从简单的生存逻辑上看,辽俱乐部只要给队员正常开资,俱乐部就会获得准入资格,辽足就能活着!但辽足高层果断选择欠薪。客观上说,东北经济总体低迷,东北足球全盘衰败。但辽足却是中国职业俱乐部中罕见的能盈利的俱乐部。有钱却哭穷没钱开资,让球队坐以待毙,依此来看,辽足之死不是瓜熟蒂落,寿终正寝。只能是死于宏运集团的谋杀!

67年前,也就是1953年,中国发生许多大事,尤以东北感触颇深。斯大林逝世、朝鲜战争结束,沈阳被设为中央直辖市。新中国成立之初,曾设立过十五个中央直辖市,东北因重要战略地位和丰富的资源占据了半壁江山:沈阳、哈尔滨、长春、旅大、鞍山、本溪和抚顺。与1953年这些大事相比,是年年底,辽足的前身,东北体训班队的成立只是沸腾江河中溅起的一滴水珠,显得微不足道。

只是,67年前的那粒水珠没有被时间蒸发。万涓成水,终究汇流成河,汹涌澎湃地影响了几代人。足球是力量的象征,足球是勇敢者的游戏。足球一度成为东北经济转型并复苏的前奏曲。诚如1990年,正逢东北经济转向的阵痛期,李应发率领的辽宁东药队战胜国外尼桑队,获得第一个亚洲冠军。当年东药每年14万的投入,使得全华班的辽足站在亚洲冠军的天平上,这很容易让23年后以十数亿投资,并靠外援夺得亚冠的广州恒大雇佣军团失去重量!

中国足球的生存和发展离不开企业的鼎力支持。但企业是投资还是投机,也直接影响足球的运行轨道。当年,东药开启企业赞助球队先河,像个励志青年,激励一批热爱足球的热血男儿,但动摇何曾想到与他联姻的辽足会有今天的命运?而恒大这样的爆发户,把中国足球带进金元足球的歧途,但它却成为时代的宠儿。有时,榜样一文不值,只有资本的力量是无穷的。像当年的蔡振华,他痴情地抱住许家印的大腿搞足球,其举止是多么不堪入目!

当然,在辽宁足球的东药时代,励志故事里的悲情也让人唏嘘不已。当年,躲在东药某车间的打工仔——小山东王进基,20刚刚出头。王进基对辽足球员顶礼膜拜,也目睹了足球给东药带来的巨大社会效益与经济利益。所以,多年以后,他靠倒药赚到第一桶金,成功进军制药行业积累不菲财富后,王进基组建一支足球队,王进基带着沈阳球迷的希望,从乙级冲上中甲,遗憾的是,随着王进基经营的窘迫,沈阳东进举步维艰,最后灰飞烟灭。

王进基后来曾有感慨,声称如果当年也搞地产,自己的球队不至于去世,自己也不至于成为辽沈球迷嘴里的一个笑柄。两年前有人做过统计,16家中超球队的投资方均涉足房地产业务,其中8个投资方以房地产为主业。16家中甲球队中,有9家投资方涉及房地产业务。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变成房地产联赛。这番风景,让中国足球大有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之神韵!

横看成岭侧成峰。王进基的遗憾王宝军绝不会赞同。王宝军,辽宁宏运队的幕后老板。介绍:生于1969年8月,辽宁葫芦岛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毕业,硕士学位。现任宏运集团董事局主席。曾贿选为第十二届全国网民代表大会代表(辽宁代表团)。

王宝军涉足商海时,他在葫芦岛创办的是一家经贸公司。1995年涉足房地产行业,随后地产在辽宁各市遍地开花。2008年8月,宏运集团注资辽宁足球并控股,辽宁足球经历东药、远东、新世界、航星、三元等时代后,正式进入辽宁宏运时代。不可否认,12年来,宏运集团成为与辽足联姻时间最长的企业,维系着辽足艰难前行。当然,宏运集团受益于辽足这一品牌,生意越做越大。直到2016年王宝军贿选事发,锒铛不听话,宏运大厦开始摇摇欲坠!

事实上上,也正是这一变故,使王宝军动摇了经营辽足的想法。因为他意识到,即使怀揣辽足这块招牌,他的贿选这一案底让多年来靠政策运营的宏运集团很难咸鱼翻身。于是,摇摆之后,毅然放弃足球成为他最终决策。所以,面对足协的准入制度,面对球员拖欠的薪水,王宝军八风不动,他不想玩足球身上投入一分钱了,哪怕有些钱本来就是从足球身上赚的!

辽足拖欠队员的工资奖金保守估计有五六千万元。俱乐部老总黄雁多次对外称,沈阳浑南政府欠辽足的几千万一旦进账,立刻给队员开资。辽足拿政府欠款做挡箭牌,显得太滑稽了。难道辽足因拖欠球员工资和解散,最后需要浑南政府负责?黄雁强调的是,俱乐部账上真的没钱。但问题是,俱乐部账上可能真没钱,但宏运集团凑足几千万给队员开资真的很困难吗?

如前文所述,辽足俱乐部是国内罕见的盈利俱乐部。这种结论,多年前已是圈内共识。辽足生存貌似艰难,还能赚钱?是的,这得益于俱乐部宏观战略发展思路。首先确定在联赛中立足站稳脚跟,不买大牌外援。而俱乐部梯队齐全,人才储备丰厚,这使得俱乐部轻易狂购内援,同时可以靠卖一线当红球员获得大笔现金,并有充足的新鲜血液输入!

黄雁曾对外称,宏运接手辽足12年来,一年保持一个亿投入,也就是说已投12亿元。而知情者透露,12年来,宏运集团的实际投入在两亿左右。其中大部分投入发生在俱乐部成立的前期。与这两亿左右投入相比,宏运集团因足球获得的政策支持所带来的效益,是不可估量的。

2016赛季和2017赛季,辽足尚在中超,2018到2022赛季,一直在中甲。以辽足面对联赛战略目标为视角,从上限上说,辽宁在中超维持生存费用一年应该1亿元左右,中甲维持生存费用应该在5000万左右。那么两年中超为2亿左右,三年中甲1.5亿左右,近五年来,辽足在理论上的投入应该在3.5亿元左右。

那么,辽足近五年来收入如何?我们不妨在卖球员、足协每年分成、商业开发(冠名、身材前背后,场地策划等)等几个方面梳理一下。

自2016年以来,辽足共卖出球员9人,根据权威的国外转会市场标价:金泰延828万欧元;孙世林820万欧元;杨善平410万欧元;张璐980万欧元;丁海峰710万欧元;杨帅200万欧元;冯伯元230万欧元;石笑天260万欧元;胡延强655万欧元。如果欧元与网民币比率按1:7计算,辽宁宏运足球俱乐部五年来卖球员收入应该在4亿网民币左右。

俱乐部收入还来自于联赛分成。辽足两年中超分成按最低标准,每年6000万,两年1.2亿元。中甲分成少得可怜,可忽略不计。

至于商务开发,近五年来,辽足的商业开发最大的两笔是与TCL战略合作,以及开心汽车的身材前策划。据报载,这两个合作涉及到金额在1.7亿网民币左右。其中,当时辽足购买乌贾的1300万欧元就来自TCL的支持。然而不久之后,王宝军人大代表贿选事发,TCL与辽足的合作终止。据传,开新斥资8800万元赞助辽足球衣身材前策划,并冠名“辽宁沈阳开新足球队”。但遗憾的是,开新二手车不久之后就出现了门店关停、店员讨薪等情况,合同中的赞助款项难以落实。

以上两大合作虽然成了烂尾工程。在2018年8月的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开新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世纪车来车往(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中获悉,辽足只获得策划款2740万元,尚有2060万元尚未支付。如果考虑到商务纠纷,保守上说,辽足俱乐部在两个合作上,保守估计收入应该在3000万元左右。

政策支持呢?辽足有品牌优势,正如当年去盘锦,当地政府每年给3000万一样。2015年,辽足从盘锦回沈阳后,辽足也获得过当地政府的一些扶持承诺,包括用于足球相关产业开发的土地之外,还有沈阳奥体中心的开发权以及5000万元的资金。即使不算眼下辽足俱乐部声称的政府拖欠四五千万,辽足这部分进账保守收入也应该在5000万左右。

综上所述。近五年来,辽足收入在6亿网民币左右,如果减去五年运营成本3.2亿,辽足收入尚有2,8亿网民币。这还没算上无形资产土地!比如在2014年,辽足在盘锦大工路东、永宁路北;正邦路西、荣宁街南,分别获得两块建设用地,其中建了两个大加油站。同时,宏运集团沈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沈阳顺通路71号,通化街西侧获得总共0,8157公顷+1,3003公顷的商务金融用地。

显然,与其说辽足的一年投入一个亿,还不如说一年赚了一个亿。那么,问题来了,辽足赚钱了,赚钱了却不给队员开资,等等球队去世,这是不是很残忍?还有,赚的钱都哪去了?有知情者透露,辽足俱乐部一度成为宏运集团的“提款机”,也就是说,有钱一旦进账,有时都不过夜,钱就转走了。

王宝军贿选案东窗事发后,据悉,沈阳本地有企业曾想接手辽足,但当时王宝军虽在高墙之内,但胃口仍然很大,开出的价格高达十数亿。最终,这起收购案胎死腹中。此前,宝能集团也通过特殊关系找过王宝军,据中间人称,宝能集团总裁姚振华要拿20亿搞辽足,如此豪气,是因为姚振华挖掘辽足这个老品牌的价值,并与当时如日中天的广州恒大淘宝队抗衡。

尽管宝能集团收购辽足设想流产,但不难看出。辽足没有成绩,但他的品牌影响力还在。制约辽足发展的直接因素是入主企业的实力。显而易见,宏运当年入主辽足,目标是靠足球要政策赚钱,而不是对足球有情怀,或者说自己钱太多,像许家印一样搞搞足球壮壮场面。如果一个企业搞足球的动机不存,自然不会尊重足球自身规律。即使搞足球赚了钱,也不会想着给球员开资,而是用这笔钱去扣块儿地,琢磨建个楼盘之类的。

据报载,2022年,税务部门公布了辽宁宏运足球俱乐部欠税公示。俱乐部欠税额度高达3.2亿元。这笔税款,从另一个角度则对应着俱乐部的相关收入。只是,这都是什么税?不久前,辽足队员发现2022年前三个月“被开资及被纳税”事件后,球员的税单随后被三番五次更改,辽足税的猫腻藏在什么地方?人们不得而知了。

辽足留给人们的糊涂账不仅是收支以及税款,还在于王宝军与黄雁之间微妙的关系。黄雁原效力宏运集团,是王宝军的得力助手。最初履新的黄雁面对足球如履薄冰,但他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到了2015年前后,黄雁的翅膀硬了。也逐渐谙熟了足球的各种规则。他对球队的把控引起王宝军的芥蒂。王宝军已发现俱乐部存在的各种问题,并对黄雁一度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正因为如此,王宝军开始牢固把控着持俱乐部的资金。另一方面,王宝军开始考虑以明升暗降的方式调离黄雁,并为俱乐部寻找新的老总。也正是这个时候,王宝军的清华大学MBA的师妹肖楠浮出水面。其中一个标志性事件发生在2016年8月。当时,辽足与中国建设银行辽宁分行实施的战略合作上。双方当时称,要筹措20亿资金投入到文体产业,为此,宏运集团成立文体集团,肖楠把控,而愿景中的辽足俱乐部只是文体集团中一个版块儿。

卧榻之侧岂容别人酣睡。何况,此时的黄雁对足球已经产生无法割舍的感情。他对肖楠的排斥很快收到效果,但王宝军又拿到另一张高手锏,那就是聘请职业经理人石雪清入主辽足。石雪清为此都向王健林和孙喜双做了汇报,但石雪清没有想到,随着王宝军因贿选被收监。黄雁抓住时机,让石雪清入主辽足功亏一篑。

最终,高墙之内的王宝军决定放弃辽足。当然,他考虑到这步棋可能带来的债务风险。王宝军有条不紊地让俱乐部变成了独立法人,宏运集团逐渐退出俱乐部的大股东身份。这种切割是生硬的,也有点慌不择路的感觉。因为辽足俱乐部与宏运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像律师王金兵称,有明显的证据证明辽足俱乐部与宏运集团“人格混同”,宏运集团有承担偿还球员薪酬的责任。

客观上说,辽宁的经济形势,再加上辽足被蹂躏成不良资产,没有企业想染指辽足了。黄雁绝对希望辽足活着,他希望政府能给拖欠的款项,更希望自己被球员追逃薪水几近走投无路时,王宝军能突发菩萨心肠,拨款给球员开资……正因为如此,为踏进准入门槛,他选择冒充队员签名这一铤而走险的行为。但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

毫无疑问,足球不再是简单的体育竞技项目,它已被上升的文化产业的高度,为各级政府所重视。于是,足球省长、足球市长也成为足坛佳话。但遗憾的是,这个话题对辽沈球迷来说相当遥远了!2016年年末,《辽宁省网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全省足球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出台。其中,将足球运动定位为全民健身的重要事业,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辽宁精神的重要载体,体育强省的重要基石……

2016年,辽足走得并不轻松。他在中超保级战中1比0击败江苏苏宁成功上岸。是役,辽足功勋队长,效力辽足达19年的肇俊哲首发上场,在这场极具悲怆色彩的比赛中完成了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球。据了解,退役后的肇俊哲有意到辽宁省足管中心任职,为辽宁足球发挥余热,可是,面临被王宝军剥夺兵权的黄雁已“捷足先登”占据了那个位置,肇俊哲只能继续留在他眷恋的球队。当然,小肇最后因无法容忍辽足的混乱,愤然离去。

其实,辽足在2016中踉跄的身影已让人预示到四年后的结局。不可否认,为规划辽宁足球的发展,辽宁省体育局和辽宁省足管中心可谓殚精竭虑。他们知道失去有67年历史的辽足意味着什么。因此,在辽足准入遇到欠薪的瓶颈时,他们也督促俱乐部给球员开资。只是,他们有时也力不从心,也无法接入俱乐部经营活动。体育局手足无措时,如有高层领导过问,甚至会同相关部门,责令俱乐部或宏运集团解决球员工资问题,奇迹也有可能发生……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当年的沈阳中泽队。2015年春节刚过,沈阳中泽面临解散的命运,当年的沈阳市足协秘书长范广会为能保住这支球队,东奔西跑,求爷告奶。那时,有媒体甚至在报纸上给市长写公开信。只要有市领导真正过问一下此事,这支球队最终不至于解散,因为,当时转让费用仅仅是1500万左右。沈阳有实力的企业完全可以接手,保住沈阳足球的血脉。

2001年8月7日,国家队在五里河体育场战胜阿曼,首次冲进日韩世界杯。由此,沈阳成为中国足球的福地。当然,这个美誉饱含着对辽沈足球实力的认可。独霸绿茵十年之久的辽宁队,以及职业联赛中八冠王大连队。丰厚的足球后备人才的的储备,也让辽宁足球为人侧目。遗憾的是,时下,大连作为足球城,大连一方一枝独秀。而中国足球的福地沈阳,却无情地为承袭辽足67年历史的辽宁宏运队送葬!

辽宁宏运足球队走了,痛定思痛,这是经济之死?观念之死?是偶然还是必然?这个话题会是辽沈球迷心中永远的痛。好在,告别也许不是永别,生活还得继续。去年冲甲成功的沈阳城市队已更名辽宁沈阳城市队。毫无疑问,不管球迷是否接受,它都是没有十冠王桂冠的新辽足。知名足球经理人石雪清日前接受采访时说得好,正如大连一方不是大连万达,但他是大连队一样,辽宁城市队不是辽宁宏运,但他也是辽宁队!

正所谓不破不立。辽宁宏运队死了,但辽足精神应该活着!在此,我们祝愿大连扛着中超大旗,稳健前行。也希望辽宁沈阳城市队,这棵扎根沈阳的独苗,能承袭辽足拼搏自强的精神,并适应中国足球这辆老爷车的速度与节奏,尤其适应诡谲莫测的沈阳风水,在坎坷与震荡中健康成长!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