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2022年将是国际体育盛事的大年,疫情黑天鹅造成的赛事积压,让一系列世界级大赛密集来袭,包括2020欧洲杯、2020东京奥运会、2022北京冬奥会、2022卡塔尔世界杯以及2022杭州亚运会,体育类内容的热度将进入一个上升期。

  2014年,国务院一纸《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明确要求放宽赛事转播权限制,放开了传统媒体对体育赛事的垄断,迎来这一领域的大风口。从后来看,这成为互联网平台下场的冲锋号。

  爱优腾的下场搅动了原本属于传统媒体的一池春水。而当行业格局渐趋稳定,抖快的入场又往池子里扔了块大石头。

  从平台价值看,体育内容如果能形成平台品牌,或许还可以进一步催化用户增长。艾媒数据显示,自2012年到2020年,中国互联网体育用户规模在2018年超过5亿人,预计在2020年互联网体育用户规模将达到6.3亿人。这也为短视频平台发展带来了想象空间。

  长视频平台的利益似乎受到了损害,但并非没有防守护城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